足球买比分诀窍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球探网足球数据比分
 
作者: 來源:  本站瀏覽:141        發布時間:[2019-10-17]

  

  冬日晚餐

  已過三九,天自然是奇冷,但冷到男人們出去撒尿都得帶根棍子的事卻沒有聽過。鄙鄉有句老話是“三九天不出門賽過活神仙”,若果能如此,即使不能成仙也是福分不淺。而我現在就是這福分不淺的人,不出門,坐在閣樓的窗前一邊曬太陽一邊讀書,而恰好手邊有兩本書,一本是竹峰的《不知味集》,一本是華誠的《草木滋味》。讀這兩本書在我就像是吃零食。我本不是喜歡吃零食的人,但用吃零食來形容讀這兩本書我以為真是再準確不過。吃零食不為求飽,只為品它的滋味,這便是文章的好,一般的文章讓人知道些世事,好的文章才能讓人一品其味。《不知味集》《草木滋味》,只這書名,便讓人覺著好,讓人放松。我讀書的習慣是隨便翻到哪里就從哪里讀起,恰就翻到了竹峰的那篇《咸》。我個人是比較喜歡吃咸的,記的某日在飯店吃飯,就聽旁邊有人一坐下來就問服務員,“有咸菜嗎?”便知是碰到同黨了。我在家吃飯,是必要有腌菜,自己家里腌的是東北酸菜,腌這種菜是不放鹽的,把大白菜一劈兩片,在開水鍋里拉一個過兒,放涼了再碼在缸里。這和桂林的腌酸筍一個意思。腌酸筍也不用鹽,也只是把竹筍在開水中過一下然后就那么泡在水里讓它自然酸,而它居然就自己酸了,這個酸和加了鹽的酸大不一樣,怎么個不一樣,你必須自己去吃才會知道。東北的酸菜白肉必須要這種酸菜做主才是正味,還有就是東北的酸菜餡餃子,必須是這種酸菜。就像是桂林的酸筍,會讓人上癮,酸筍的味道真是很沖,你在家里做酸筍,在案板“嚓嚓嚓嚓”切那么一小塊兒,但屋子里分明已經滿滿都是那個味。什么味?說不清,真是說不清。竹峰說的咸菜煨豆腐不知用的是什么咸菜,但他說只要下點雪他家就必吃咸菜煨豆腐,這真是忽然讓人想念起咸菜來。看看窗外,像是不會下雪,但我突然決定晚上要吃一次咸菜煨豆腐。在鄙鄉,可以用來煨豆腐的腌菜照例只有雪里蕻,雪里蕻長得很像是芥菜,但它肯定不會是芥菜。剛剛腌過二十多天的雪里蕻最好吃,以之煨豆腐可真是鮮美,以之炒碧綠的蠶豆更是下飯。南方的朋友昨天剛剛寄來鮮筍,朋友怕鮮筍在路上凍壞,畢竟已是三九天,所以還用兩件舊衣服把筍包得嚴嚴實實。我從中摸出兩個,是那種最好的小筍,晚上我決定用它炒一個臘肉,再做一個咸菜煨豆腐。這樣的兩個菜配一碗米飯可以說是一種享受,是樸素的享受,而唯有樸素的享受往往才能讓人品出真味。

  吃晚餐的時候,我想外邊最好下一點雪。既然上海杭州那邊都在下雪,鄙鄉如果再不下雪,好像真是有點說不過去……

  關于熱炕

  因為冷,忽然就懷念起熱炕來了,現在的城市人家里很少有熱炕。比如今天,是三九的第四天,實在是太冷,只好窩在被子里看書,再冷,就需要加一個毛毯。前不久在貴陽,也是實在冷得不行,便開了電褥子,和朋友鉆進被窩里就不愿再出來。我那朋友畢竟是南方人,一晚上開著電褥子他又受不了,總說干啊干啊,到半夜就要把電褥子關掉。電褥子一關便又冷起來,兩個人鉆在一個被子里還是冷。北方人最怕在南方過冬天,那個冷,實在是受不了。若在北方,一條大熱炕,躺在上邊真是舒服。這么一想,我倒覺得奇怪起來,怎么現在的人們都不再睡熱炕?熱炕給人的舒服真是讓人懷念。

  冬天快來的時候,樹葉落了,打得窗戶嘩嘩響,這時候就總是能聽到外邊有人在喊,仔細聽,是在喊“打炕——打炕——”這喊聲讓南方人聽了還真是弄不懂,炕還怎么打?為什么要打炕?打炕的人也算是手藝人,總是推著個車,車上是一大塊一大塊的黃土,那種黏性極好的土。打炕的營生是個苦營生,一頭灰一身灰,而且都是炕洞里的煤灰。有炕的人家在冬天到來之前都會把炕重新盤一下,這叫做“打炕洞”,先是把炕拆了,也就是把炕的面上的那一層土皮和土磚坯起掉,然后把炕洞里邊的很厚的煤灰全部清理出來。把炕洞打掃干凈了,然后再把炕面收拾好,用土坯蓋好,再墁一層泥,這樣一來,到了冬天,這條炕就會很暖和。睡熱炕,最好是睡在炕的中間,炕頭最熱,沒人敢去睡,炕尾又涼,但高手打的炕,炕尾那邊也照例會是熱的。北方人過去都睡炕,睡炕最怕外邊的風向突然有變,炕洞會“打嗆”。那可真是“打嗆”,像人傷風感冒咳嗽打噴嚏,猛地就來了,“轟”的一聲,很響亮的那么一聲,或者是兩聲三聲,怕人得很,感覺是有炸彈在屋子里忽然爆炸了。緊接著滿屋子里都是煤灰煙灰,如果趕上吃飯,這一桌子飯就別想再吃。山西的炕,一般都是南炕,在南窗之下,太陽光照在炕上,亮堂堂的,也有北炕,是在屋子的北邊,夏天睡很舒服。還有棋盤炕,這種炕總是占據了屋子的一角,棋盤炕的好處是從這邊也可以上炕,從那邊也可以上。而在東北,屋大且深,就有了南北炕,一間屋里會有兩條炕,南邊靠窗一條炕,北邊再來一條,炕與炕之間再來一個大鐵爐子。爐子很大,上邊坐一個很大的鐵皮壺,吱吱響,其實那水早開了,爐蓋也早已蓋上了,壺坐在爐蓋上,誰想喝就下地去把大鐵壺提下來倒那么一下子。

  會打炕的人,打炕的時候總會問一聲,要不要留個“烤口”,也就是在炕上邊留一個四四方方的口,那四四方方的口平時要用一塊四四方方的磚蓋嚴實了。這個烤口可是太有用了,冬天要烤幾個山藥蛋吃,就把這個口揭開,把山約蛋放進去,到時候再取出來,那山藥蛋早烤得又沙又軟。這個“沙”字也只有山西人明白。張家口壩上那邊的人也明白,好吃的烤山藥就是沙的。或者是在烤口里烤小米,把金黃的小米放在一個砂罐里,然后把它放在烤口里,那小米會被子烤得更加金黃,熬出來的小米粥可真香。

  北方人家的炕,只有在冬天才會燒熱取暖,夏天沒聽過誰要睡熱炕。這幾天,天真是夠冷,三九四九是最寒冷的時候,這就不由得讓人懷念熱炕。至于有的小說里說把八路軍傷員藏在炕洞里,我覺得這只能是胡編,有那么大的炕洞嗎?那只能是地道。

  素食在上

  馬上又要過春節了,無論怎么說,春節都是中國人最大的節日。過去那句話是說到家了,就是“有錢沒錢,回家過年”,還有一句話是“有錢沒錢,剃頭過年”。可見年在中國人心目中的重要性。好吃的,好穿的,好看的,好聽的,一年到頭,都好像是為了春節而準備。春節的時候,如果誰不小心打了什么,也都馬上會被一句“碎碎平安”了結,不會像往常那樣被責備或挨罵。春節的第一個大節目,不用問,當然是吃,這要在一入臘月就開始準備,該腌的腌,該煮的煮,民間的喜氣與生活味都在這里。比如,種一盆子蔥,要看那一盆綠意,比如要生一盆豆芽,民間的說法是發,過日子要發的意思。勞累一年的家庭主婦在過年那幾天也要休息,所以在年前要把能做好的東西都做出來,做好,放在外邊的涼房子里去凍好。比如準備用來包餃子的菜餡兒、胡蘿卜,剁碎了,入開水里焯過,用兩只手把水分擠去,再用力把它們搏成團子,一團一團地凍出去,比如白菜,也細細地剁碎,也入開水鍋汆了,用兩手擠去水分再搏成團子,也凍出去。還有蒸花饃,一下子蒸許多,也都是蒸好晾涼放在外邊去凍,吃的時候拿回來放在蒸籠里用熱氣一打就行。東北的粘豆包,一下子要蒸出許多少,幾袋黃米面!蒸好也照例是要凍出去。還有就是餃子,大部分過年要吃的餃子都是年前包好的,全家人坐在一起包,這種餡兒那種餡,各種的餡都包好了放在外邊去凍,吃的時候拿回來煮就是。而年三十晚上包的餃子更接近是一種儀式、一種象征。中國人的春節,是一個要人人都歡喜的節日,也是爭取能讓人人都歇息一下的節日。春節的時候可以打麻將,可以和朋友們從上午喝到下午,小孩兒們可以提個小紅燈籠到處跑。玩兒餓了,回來開懷大吃。

  說到春節,讓許多人懷念的還是吃。其實不但是人,村子里,連老牛們懷念的想必也是吃。一入春節,是要必備素食,胡蘿卜、炸豆腐、木耳、雞蛋、韭菜,用香油一收而拌的素餡聞起來可真是香。用這種素餡兒包的餃子煮好后照例第一碗是要端給老牛,牛在地里辛苦了一年,這碗餃子理應先給它吃。北方的過年習俗是,年三十大魚大肉,各種平時很少吃到的都要端上來。而大年初一卻照例是要把年夜飯清理一下,叫做叫“接年飯”,意思是好的,是說家里有,去年的東西一直吃到今年還有,年三十那頓飯,無論什么菜什么飯講究都不能吃光吃凈,就是要剩一些,叫做有余頭。一過了年三十就又是一年,新的一年還能吃到過去一年的飯說明這家人富有。而到了初二,卻必須要吃素食,素餃子,素汆飯。連吃了兩天的大葷至味,素食才會顯出它的好。北方人為了過年而專門做的素汆飯可真是香,先是用小米撈飯,把金黃的小米在鍋里煮成八成熟,然后撈出來,等它冷一冷然后搏成團。金黃金黃的小米搏成一個團一個團放在外邊讓它去凍。臘月天室外滴水成冰,小米團很快就會凍得鐵硬,然后把它們放在一個缸里。這樣的小米撈飯要做許多。然后是要做各種菜團子,也是搏成團放在外邊凍,等到吃素汆飯的時候把它們拿進來就是。素汆飯里最不可缺的是油豆腐絲、黃花絲、菠菜絲,腌過的那種胡蘿卜絲,吃汆飯用的胡蘿卜必須是腌過的才好。在北方,人們年年都要腌菜,而菜缸里必會腌一些紅紅的胡蘿卜。吃菜餡兒炸油糕,餡子里有了這種腌過的胡蘿卜才會有味道。在鄉下,吃油炸糕要同時上粉盤,那一大盤拌粉里也照例離不開這種腌過的胡蘿卜絲,一是口味好,二是紅紅的好看,是二好!大年初二吃素飯,從養生上講是可以讓腸胃休息一下,換換口味。素餃子,口味素淡,同時上桌的素菜比如豆腐丸子,比如拔絲荸薺,比如清炒黃豆芽,比如韭黃炒雞蛋,都爽口可愛,然后是一碗豆苗湯,味道再來一個小高潮,這頓素飯可真是好。而汆飯好像比素餃子更受人歡迎。汆飯的香離不開北方特有的胡麻油,飯里有各種的菜,早早搏在一起的菜團子在外邊凍過,味道也像是變得更加香。這個汆飯好像必用小米來做,還沒見過有誰用大米撈飯來做。

  過春節,怎么也要吃幾回素食。素食的意義其實就是好吃而已,沒什么別的意義,是好吃,換口味,如果非要把素食和養生拉在一起來說,一時還怕是說不清。總之,春節馬上就要來了,準備好你的胃口,準備迎接素餃子和素汆飯。這是北方,南方在春節的時候吃什么素食,希望朋友們告知。還要說的一句話是,北方農村把素餃子端給老牛的時候總是要說這么一句話:素食在上,一年辛苦。

  是的,一年辛苦,素食為上。

  祭灶君

  怎么說呢,過小年必要做的事是吃糖瓜祭灶君,灶君又稱“皂君”,黑哩咕嘰的。但民間不叫什么君不君,只叫“灶王爺”,一如民間的小孩兒叫姥爺,或叫老姥爺,或叫青天大姥爺,不過后邊這種叫法現在幾乎沒人叫了,那是舞臺上犯婦的叫法,現在婦女可好了,根本就不會犯什么罪。小年這天,灶王爺是天下最大的爺,家家戶戶都不能亂來,紀律是一致的,并不要什么商量。一到小年這一天,照例家家戶戶都要和灶王爺親,讓他覺得你好,讓他覺得你們家都好。據說小年這一天灶君是一定要上天去述職,而且他上天的走道是只能通過煙囪,先在灶里把新衣服換上,然后一股煙似的從煙囪里鉆出去,再從煙囪眼里直接飛上天。上天去述他的職,把這一年的事都向上級講說講說,先把自己的事說完再把他負責的這一家子人的事說說。怎么說,說好說壞當然要看他。他可是滿肚子的委屈,整天待在家家戶戶的灶里,煙熏火燎,看看他那張臉,黑乎乎的,比鍋底都黑,全是給煤煙柴火搞的,都趕上湖南老臘肉了。他能不委屈?而且,小年這天的供灶神,他的相片——也就是那種到處都可以買到的,紙質的,木版印的,三綹胡子大黑臉,那就是他的照片,家家戶戶都要貼那么一下,但貼得也不是什么正經地方。一是不能貼在臥室,黑得慌,把人家被窩都會給搞黑了,要是碰上新郎新娘的被窩那人家的意見可就更大了。不能貼臥室,但也不能貼客廳,客人來了也會嫌太黑,黑哩吐嘰的不好看。在我的老家東北,最不重要而且最最隨便的地方就是外屋,有什么東西拿回來了,比如說是一袋子土豆,放哪啊。就擱外屋吧。下雨天,一雙又濕又泥的鞋,脫哪啊,快別進來,快脫外屋吧。自行車子,給騎了一整天,晚上回來也只能停在外屋,各種不重要的東西,還有并不那么光鮮的東西都是要放在外屋的,你想想,這還像回事嗎?想必灶王爺的意見可太大了,因為他的標準照也是給貼在外屋,和那些土豆白菜臭鞋爛襪子各種雜物放在一起。這么一來呢,他的意見就更大了,他的意見大了怎么辦?他要說壞話怎么辦。人們的辦法可多了,人們就給他吃點甜的,糊糊他的嘴,他那張嘴啊。可苦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只能給煤煙熏,要多苦有多苦。給他幾個糖瓜吃,他就眉開眼笑了,上天去就會專門揀好的說,說這家人很正派,不往家里拿金子,也不把單位的漂亮女孩拉來當秘書去到賓館開房談工作,他家的墻壁里也不會藏什么金子,房子也就那么一套,三代六口人住兩間半小房可廉潔呢。公家的車人家也從來都不坐,這家人大人小孩兒都好。灶王吃了家家戶戶給他的糖瓜,大致都會這么說。但更多的情況是他張不開嘴了,牙齒早就被又粘又甜的糖瓜給糊上了,上級對他說,嘿,那個黑臉兒,該你了,快說啊。但灶王爺干瞪眼,他的嘴早給糊住了,他說不出聲,張不開嘴。會議上要述職的人可是太多了,人們也都等不耐煩了,再說他又那么黑,說的時候忽然來個嚏噴怎么辦?還不把這么亮堂干凈的會議室給噴黑了?所以呢,也就不讓他說了。

  在民間,稍稍有點文化的把灶王爺叫灶君,文化大一點又會來那么一下幽默的把灶王爺叫“皂君”,皂就是黑,也真他媽寫實。

  小年來了,這天你要是戴上墨鏡或再拿上望遠鏡,你就會看到灶王爺在天上紛紛地飛,一個接一個地從人家的煙囪眼里鉆出來往天上飛,天上的那些個黑云彩都是他們搞的事。他們的嘴可都是甜的,而且都張不開,所以地上的人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小年一過,灶王爺就又會回來了,照例是要從煙囪眼里一頭鉆回來,你不能不歡迎他,你也不能把煙囪眼給堵住不讓他回來,這可是千萬要注意的事……

  壓歲

  宋人王安石寫道:“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千門萬戶瞳瞳日,總把新桃換舊符。”“歲”在這里本應是“祟”字。“一歲除”是除祟的意思。再說屠蘇酒,北方人好像是從來就不喝這種酒,而在南方現在還喝不喝一時也讓人說不清。但其他的各種酒在除夕夜肯定是不少人都在一杯一杯川流不息地大喝。但幾個人湊在一起的轟飲總不如一個人獨自在那里一邊看一本線裝書一邊花生米剝剝小酒喝喝來得愜意,酒用成化的青花小瓷杯盛,花生米用青花的小碟裝,相伴的是一盂水仙,這個除夜會相當地好。而從古到今的除夕夜都是不能讓人睡個好覺,原因在于徹夜不息的爆竹,而除夕夜的好也在于爆竹。除了這一夜,無論誰一時興起半夜三更跑出去大放爆竹都會招來白眼,而且是睡意朦朧的白眼。但這里要說的“壓歲”和“除歲”,由于字的訛變,其原意人們已經不清楚了。“壓歲”和“除歲”的“歲”字其實都是同一個“祟”,“祟”字的意義不用我在這里解釋。而“壓歲”必用金錢卻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前幾天博友衣禾于博上摸出一枚好看的小金錠以壓歲,便讓人覺得金子亦有清明之氣,也讓人覺那誰也看不到的“祟”竟然也很容易地被人壓一壓,只要給一點錢財,不但會被壓掉而且也同時被除掉了。除夕夜的壓歲錢其俗甚古,其演變足可以寫一本書。但從小便從家大人或長輩那里領取壓歲錢的記憶卻是美好的,一是自己可以支配這些壓歲錢,想買什么就可以買些什么;二是可以把壓歲錢一點一點地積蓄起來,放在不滿就不能打碎它的撲滿里。到用它的時候忽然嘩啦一下將其打碎,感覺上是一下子忽然暴富,真不知有多少喜悅。但錢裝在自己的口袋或撲滿里卻能把“祟”壓住卻總有些說不通。古時的壓歲錢必有些吉祥的話語和鎮邪辟不祥的圖案在上邊,因為這錢上邊有各種的圖案所以又被稱為“花錢”,但我沒有研究過古人的壓歲錢上邊的圖案都是些什么,所以到現在也沒有發言權。但想必“祟”這種東西也大愛錢財,只要把錢給它就可以買到平安,就像是人們碰到了強盜以錢財買平安一個道理。“錢能通神”這句話從古到今放之四海而皆準。

  壓歲錢一般都是長輩從上往下發放,想想四世或五世同堂的過去,這一場面想必是十分好看。長輩坐在那里,桌子上擺放的定然不是現在那種輕薄的紙幣,最好一如衣禾兄博客上所示的那種小金錠,金爍爍地碼老高一堆,金子的分量和光澤想必不會有人不喜歡。一人一錠或兩錠地發在手,到時候你想不開顏都辦不到。再說一下屠蘇酒,此酒源起于晉——“昔人有居草庵,每歲除夕,遺閭里,藥一帖令囊浸井中。元日取水置酒尊,合家飲之不病瘟疫。謂曰:屠蘇酒,屠,割也,蘇,腐也。言割腐草為藥也。晉海西令問議郎董勛曰:正月飲酒,先小者,何也?勛曰:小者得歲,故先賀之。老者失歲,故后也。”一般的飲酒,總是從年長者飲起;但是飲屠蘇酒正好相反,須從最年少的飲起。也就是說合家歡聚喝飲屠蘇酒時,先從年少的小兒開始,年紀較長的在后。

  這種飲酒的方法,也唯有飲屠蘇的時候才如此。

  初夕記

  春節后的第一日便是農歷大年的初一。現在想想,春節這一天的忙碌竟是讓人后來想起時在心里起薄薄的惆悵的。一大早起來的貼對聯,熱稠的糨糊刷在墻上會馬上被凍成白色,家大人總是說,粘不住也凍住了,粘不住也凍住了。而那玫紅紙的對聯,上邊的墨字個個果真黑到發綠,也果真往往被凍在了墻上。因為守歲,春節后的第一日在鄙鄉一般是不出門拜年的,因為除夜的守歲,就像是給人有了睡懶覺的理由。真正的守歲,要從晚上一直守到太陽出來,有珍惜時光的美意在里邊,現在想想,是美好而又有幾分凄然的,雖然是新的一年分分秒秒都亮亮麗麗地在眼前,但一大段的時光卻永遠逝去了。除夜的守歲,大人們摸牌會摸到很晚,孩子們只是貪吃和放爆竹,或打了紅紙粘的燈籠四處游走,是毫無目的,但到處都是喜氣。在外邊走一陣,但心里又畢竟惦記著屋里的花生、瓜子、核桃、紅棗、栗子,都混放在一個很大的盤子里,吃一陣,再出去。外邊一聲一聲的鞭炮一直要從吃年夜飯響到后半夜。而爆竹大作是必然在子時之后,家家戶戶都要以爆竹去迎接那誰也看不見但誰也不敢得罪的財神。家大人還要時不時出去看看凍在外邊的餃子,除夜包的餃子都放在院子里,凍結實了再放到一個很大的紅色陶盆里。若是哪一年的天氣碰巧太冷,餃子會被凍裂。這樣的晚上,有時候會聽見一些動靜,早上起來,地上竟是一指寬的裂縫。

  春節后第一日,在枕上睜開眼,枕邊照例是蘋果和橘子,紅的蘋果和金紅的橘子,每人各一枚。是家母不知幾時醒來給放在枕邊的。蘋果的平平安安和橘子的吉吉祥祥在這春節后的第一天是顏色亦好意思亦好,也沒人教導,我從小便知道這是應該珍惜的,放在棉襖的口袋里時不時要用手去摸它。或放在鼻子下去聞它。春節后第一日的早飯是餃子,其實從時間上說不能當作是早飯,因為是春節后的第一日,除夜的剩飯剩菜是不能端到桌上來。而唯有糕卻可以,在鄙鄉被叫做“間年糕”,是去年的“高來高去”一直高到今年來了。黍米糕的好吃在于它的放涼變硬而再經熱油煎到兩面微焦,吃黍米糕的習慣我一直保留到現在,總是喜歡這樣的糕,這糕的滋味讓人想念過去的時日,抹一點醬在上邊便是美味。春節后的第一日,一睜開眼,便會看到家母給做的新棉襖和棉褲胖墩墩地放在那里,棉花是絮得厚厚的,里面兒俱是新的,布的顏色是藏藍,袖口長一些,卷一圈,露出里邊的白里子,顏色的對比亦是節日的分明爽利。那時候,家里上下的穿著都要經家母的手,鄙鄉小城的商店里好像就沒有賣成衣的,即使是大上海,也只有幾家著名的西服店,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好人家要做衣服也是請裁縫拿上刀尺上門來。襯衣襯褲和大布襪子都是要在家里做。這個年在我們是快樂的,但在母親,卻是幾個月加在一起的不停勞碌,那時候就是想去買,也沒地方可買。也沒聽過一件衣服要多少布票多少錢,那時候只是買布,多少尺布要多少布票和多少錢,算好了,交給售貨員,而售貨員要把這錢和布票夾在鐵夾子里。這鐵夾子都被穿定在售票員頭頂的那根鐵絲上,她只要抬手用力一送,那夾子便會一下子遠遠滑到收錢總柜的會計那里。那里把找頭算好再夾好,然后嘩的一聲再滑回來,不會出一點錯。那時候的商店都是這種交錢找錢的方法,收錢的會計恰就像是坐于一張網中間的蜘蛛。想想這些,過去歲月的拙美便一一都在眼前。

  春節過后的第一日,人人都是簇新的,人人都是棉花的味道和新布的味道。那時候我雖然小也知道愛護被我穿在身上家母的針黹,走路處處小心,但到了晚上家母還是要給我們的新鞋子的鞋底子上一點白堊粉,古代的皂靴的好看,其實是要那白白的鞋底去襯它一襯。從外邊進來,家母便會去把掛在門后的布撣子拿出來給你打一打,客人來了也這樣,也便是那種年月待客的拙禮。現在想想,春節過后第一日所能聞到的味道倒不是水仙或臘梅的香氣而是花茶的濃香,客人來了要上茶,家里吃油炸果子也是要喝這很香的花茶。桌上的那裝在盤子里的蘋果和橘子全是用來看的,也真是好看。現在擺一盤在那里怎么會有往昔的那種讓人眼亮!春節過后第一日的院子是不許掃的,也竟像是有滿院滿地的桃花,都是爆竹的碎屑。屋里的地也是不許掃的,花生殼和瓜籽皮,踩上去咯吱作響,亦是喜氣。

  多少個春節過去,而讓人想念的還是往昔節日的拙美,連那玫紅的對聯上的詞語,意思雖與節日有關卻又實在應該是一聲漫長歲月的感嘆,我家的對聯多少年下來都是那兩句“春隨芳草千年綠,人與梅花一樣清”。因為在北方的小城,很少能看到真正的梅花,但春節的對聯讓人知道梅花的好,做人要像梅花一樣,一點一點從苦寒里開出那最好的花。

  王祥夫國畫欣賞

  王祥夫,著名作家、畫家。文學作品曾獲第三屆魯迅文學獎、林斤瀾短篇小說獎·杰出作家獎、趙樹理文學獎、《小說月報》百花獎、《上海文學》獎,《滇池》文學獎等多種文學獎項,并屢登中國小說排行榜。著有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散文集三十余部。美術作品曾獲第二屆中國民族美術雙年獎、2015年亞洲美術雙年獎。

  


 
第二屆廣東省優秀電影劇本開始征集
人民文學出版社70周年社慶征集啟事
“我與《北京文學》”主題征集活動啟事
第三屆草堂詩歌獎啟動,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啟事|寒假了,可寫的事情還真不少!
《科幻畫報》征稿啟事:我和新年有個約會
海南文學作品專號征稿啟事
北方文藝出版社征稿啦!
公眾號【搖滾客】約稿
文體不限,故事、傳說、傳奇、正史、野史均可
“我心目中的關公” 有獎征文活動啟事
“嘉東糖酒杯”全國原創詩歌大賽開始征稿
《作品》雜志社大學生文學作品巡展征稿啟事”
“文昌”文化全國征文啟事
青年創意家?首屆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征稿公社 今天
“紅色沂蒙 文明臨沂”主題原創作品征集啟事
「夜故事」雜志長期征稿
《貴陽晚報》最新征稿啟事
2019年度十佳華語詩人、十佳華語詩集
第二屆榕書敘事體文學征文啟事
更多...

劉文艷

李犁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永立潮頭的變革家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