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足球赛事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球探网足球数据比分
 
作者: 來源:  本站瀏覽:241        發布時間:[2019-10-18]

  

  梁曉聲,原名梁紹生。當代著名作家。1949年9月22日出生于哈爾濱市,祖籍山東榮成市泊于鎮溫泉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曾創作出版過大量有影響的小說、散文、隨筆及影視作品。中國現當代以知青文學成名的代表作家之一。現居北京,任教于北京語言大學人文學院漢語言文學專業。

  1968年到1975年曾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第一師勞動。1977年任北京電影制片廠編輯、編劇,1988年調至中國兒童電影制廠任藝術委員會副主任,中國電影審查委員會委員及中國電影進口審查委員會委員。2002年開始任北京語言大學中文系教授。2012年6月被聘任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

  2019年7月,獲第二屆吳承恩長篇小說獎。8月16日,憑借作品《人世間》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10月14日,第十屆茅盾文學獎頒獎典禮在國家博物館隆重舉行,梁曉聲登上領獎臺。

                                                                                     

  梁曉聲:玉順嫂的股

  九月出頭,北方已有些涼。

  我在村外的河邊散步時,晨霧從對岸鋪過來。割倒在莊稼地里的苞谷秸不見了,一節卡車的掛斗車廂也被隱去了輪,像江面的一條船了。

  這邊的河岸蕤生看狗尾草,草穗的長絨毛吸著顯而易見的露珠,剛澆過水似的。四五只紅色或黃色的蜻蜓落在上邊,翅子低垂,有一只的翅膀幾乎是在摟抱著草穗了。它們肯定昨晚就那么落著了,一夜的霜露弄濕了它們的翅膀,分明也凍的夠嗆,不等到太陽出來曬干雙翅,大約是飛不起來的。我竟信手捏住了一只的翅膀,指尖感覺到了微微的水濕。可憐的小東西們接近著麻木了,由麻木而極其麻痹。那一只在我手中聽天由命地緩緩地轉動著玻璃球似的頭,我看著這種世界上眼睛最大的昆蟲因為秋寒到來而喪失了起碼的警覺,一時心生出憂傷來。“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的季節過去了,它們的好日子已然不多,這是確定無疑的。它們不變得那樣還能怎樣呢?我輕輕將那只蜻蜓放在草穗上了,而小東西隨即又垂攏翅膀摟抱著草穗了。河邊的土地肥沃且水份充足,狗尾草占盡生長優勢,草穗粗長,草籽飽滿,看去更像狗尾巴了。

  “梁先生……”

  我一轉身,見是個少年。霧已漫過河來,他如在云中,我也是。我在村中見到過他。

  我問:“有事?”

  他說:“我干媽派我,請您到她家去一次。”

  我又問:“你干媽是誰?”

  他胹腆了,訥訥地說:“就是……就是……村里的大人都叫她玉順嫂那個……我干媽說您認識她……”

  我立刻就知道他干媽是誰了……

  這是個極尋常的小村,才三十幾戶人家,不起眼。除了村外這條河算是特點,此外再沒什么吸引人的方面。我來到這里,是由于盛情難卻。我的一位朋友在此出生,他的老父母還生活在村里。村里有一位民間醫生善推拿,朋友說治頸椎病是他“絕招”。我每次回哈爾濱,那朋友是必定得見的,而每次見后,他總是極其熱情地陪我回來治療頸椎病。效果姑且不談,某類盛情卻是只有服從的。算這一次,我已來過三次,認識不少村人了。玉順嫂是我第二次來時認識的——那是在冬季,也是在河邊。我要過河那邊去,她要過河這邊來,我倆相遇在橋中間。

  “是梁先生吧?”——她背一大捆苞谷秸,望著我站住,一臉的虔敬。

  我說是。她說要向我請教問題。我說那您放下苞谷秸吧。她說背著沒事兒,不太沉,就幾句話。

  “你們北京人,知道的情況多,據你看來,咱們國家的股市,前景到底會怎么樣呢?……”

  我不由一愣,如同魯迅在聽祥林嫂問他:人死后究竟是有靈魂的嗎?

  她問得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是從不炒股的。然每天不想聽也會聽到幾耳,所以也算了解點兒情況。

  我說:“不怎么樂觀。”

  “是么?”——她的雙眉頓時緊皺起來了。同時,她的身子似乎頓時矮了,仿佛背著的苞谷穗一下子沉了幾十斤。那不是由于彎腰所至,事實上她仍盡量在我面前挺直著腰。給我的感覺不是她的腰彎了,而是她的骨架轉瞬間縮巴了。

  她又說:“是么?”——目光牢牢地鎖定我,竟有些發直,我一時后悔。

  “您……也炒股?”

  “是啊,可……你說不怎么樂觀是什么意思呢?不怎么好?還是很糟糕?就算暫時不好,以后必定又會好的吧?村里人都說會的。他們說專家們一至是看好的。你的話,使我不知該信誰們了……只要沉住氣,最終還是會好的吧?……”

  她一連串的發問,使我根本無言以對。也根本料想不到,在這么一個僅三十幾戶人家的小村里,會一不小心遇到一名股民,還是農戶!

  我明智地又說:“當然,別人們的看法肯定是對的……至于專家們,他們比我有眼光。我對股市行情太缺乏研究,完全是外行,您千萬別把我的話當回事兒……否極泰來,否極泰來……”

  “我不明白……”

  “就是……總而言之,要鎮定,保持樂觀的心態是正確的……”

  我敷衍了幾句,匆匆走過橋去,接近著是逃掉……

  在朋友家,他聽我講了經過,頗為不安地說:“她肯定是玉順嫂,你說了不該那么說的話……”

  朋友的老父母也不安了,都說那可咋辦?那可咋辦?

  朋友告訴我:村里人家多是王姓,如果從爺爺輩論,皆五服內的親戚關系,也皆闖關東的山東人后代,祖父輩的人將五服內的親戚關系帶到了東北。排論起來,他得叫玉順嫂姑。只不過,如今不那么細論了,概以近便的鄉親關系相處。三年前,玉順嫂的丈夫王玉順在自家地里起土豆時,一頭栽倒死去了。那一年他們的兒子在上技校,他們夫妻已攢下了八萬多元錢,是預備翻蓋房子的錢。村里大部份人家的房子都翻蓋過了,只她家和另外三四家住的還是從前的土坯房。丈夫一死,玉順嫂沒了翻蓋房子的心思。偏偏那時,村里人家幾乎都炒起股來。村里的炒股昏熱,是由一個叫王儀的人扇乎起來的。那王儀曾是某大村里的中學的老師,教數學,且教得一向極有水平,培養出了不少尖子生,他們屢屢在全縣甚至全省的數學競賽中取得名次及獲獎。他退休后,幾名考上了大學的學生表達師恩,湊錢買了一臺挺高級的筆記本電腦送給他。不知從何日起,他便靠那臺電腦在家炒起股來,逢人每喜滋滋地說:賺了一筆或又賺了一筆。村人們被他的話挑撥得眼紅心動,于是有人就將存款委托給他代炒。他則一一爽諾,表示肯定會使鄉親們都富起來。委托之人漸多,玉順嫂最終也把持不住欲望,將自家的8萬多元錢悉數交付給他全權代理了。起初人們還是相信他經常報告的好消息的。但再消息閉塞的一個小村,還是會有些外界的情況說法擠入的。于是又有人起疑了,天天晚上也看起電視里的《財經頻道》來。以前,人們是從不看那類頻道的,每晚只選電視劇看。也開始看那類頻道了,疑心難免增大,有天晚上便相約了到王儀家鄭重“咨詢”。王儀倒也態度老實,坦率承認他代每一戶人家買的股票全都損失慘重。還承認,其實他自己也將兩口子多年辛苦掙下的十幾萬全賠進去了。他扇忽大家參予炒,是想運用大家的錢將自家損失的錢撈回來……

  他這么替自己辯護:我真的賺過!一次沒賺過我也不會有那種想法。我利用了大家的錢確實不對,但從理論上講,我和大家雙贏的可能也不是一點兒沒有!……

  憤怒了的大家哪里還愿多聽他“從理論上”講什么呢?就在他家里,當著他老婆孩子的面,委托給他的錢數大或較大的人,對他采取了暴烈的行動,把他揍的也挺慘。即使對于農民,當今也非倉里有糧,心中不慌的時代,而同樣是錢鈔為王的時代了。他們是中國掙錢最不容易的人。明知錢鈔天天在貶值已夠憂心憂心忡忡的,一聽說各家的血汗錢幾乎等于打了水漂兒,又怎么可能不激眼呢?茲事體大,什么“五服”內“五服”外的關系,當時對于拳腳絲毫不是障礙了……

  第二天王儀離家出走了,以后就再沒在村里出現過。他的家人說,連他們也不知他的下落了。

  各家惶惶地將所剩無幾的股渣清了倉。

  從此,這小村的農民們聞股變色,如同真實存在的股市是真真實實的蟒蛇精,專化形成性感異常的美女生吞活嚥幻想“共享富裕”的人。但人們轉而一想,也就只有認命。可不嘛,些個農民炒的什么股呢?說到底自己被忽悠了也得怨自己,好比自己割肉喂猛獸了,而且是猛獸并沒撲向自己,自己主動割上趕著喂的,疼得要哭叫起來也只能背著人哭到曠野上去叫呀!

  有的人,一見到或一想到玉順嫂,心靈還會倍受道義的拷問與折磨——大家是都認命清倉了,卻唯獨玉順嫂仍蒙在鼓里!仍在做著股票升值的美夢!仍整天沉浸于她當初那8萬多元已經漲到了20多萬的幸福感之中。告訴她8萬多已損失到1萬多了也趕緊清倉吧,于心不忍,怕死了丈夫不久的她承受不住真話的沉重打擊;不告訴呢,又都覺得自己簡單不是人了!我的朋友及他的老父母尤其受此折磨,因為他們家與玉順嫂的關系真的在“五服”之內,是更親近的……

  朋友正講著,玉順嫂來了。朋友一反常態,當著玉順嫂的面一句接一句數落我,極盡諷刺挖苦之能事,無非是說我這個人一向不懂裝懂,自以為是,由于長期被嚴重的頸椎病所糾纏,看什么事都變成了不可救藥的悲觀主義者云云。

  朋友的老父母也參予演戲,說我也曾炒過股,虧了幾次,所以一談到股市心里就沒好氣,自然念衰敗經。

  我呢,只有嘿嘿訕笑,盡量表現出承認自己正是那樣的。

  玉順嫂是很容易騙的女人。她高興了,勸我要多住幾天,說大冬天的,按摩加上每晚睡熱乎乎的火炕,頸椎病必有減輕……

  我說是的是的,我感覺痛苦癥狀減輕多了,這個村簡直是我的吉祥地……

  玉順嫂走后,我和朋友互相看看,良久無話。我想苦笑,卻連一個苦的笑都沒笑成。

  朋友的老父母則都喃喃自語。

  一個說:“這算干什么?這算干什么?……”

  另一個說:“往后還咋辦?還咋辦?……”

  ……

  我跟那禮貌的少年來到玉順嫂家,見她躺在炕上。

  她一邊坐起來一邊說:“還真把你給請來了,我病著,不下炕了,你別見怪啊!……”

  那少年將桌前的一把椅子擺正,我看出那是讓我坐的地方,笑笑,坐了下去。

  我說不知道她病了。如果知道,會主動來探望她的。

  她嘆口氣,說她得了風濕性心臟病,一檢查出來已很嚴重了,地里的活兒是根本干不了了,只能慢慢騰騰地自己給自己弄口飯吃了。

  我心一沉,問她兒子目前在哪兒。

  她說兒子已從技校畢業了,在南方打工。知道家里把錢買成了股票后,跟她吵了一架,賭氣又一走,連電話也很少打給她了。

  我心不但一沉,竟還疼了一下。

  她望著少年又說,多虧有他這個干兒子,經常來幫他做點兒事。問他:“是叫的梁先生嗎?”

  我替少年回答是的,夸了他一句。

  玉順嫂也夸了他幾句,話題一轉,說她是請我來寫遺囑的。

  我一愕,急安慰她不要悲觀,不要思慮太多,沒必要嘛。

  玉順嫂又嘆口氣,堅決地說:有必要啊!你也不必安慰我了,安慰我的話我聽多了,沒一句能對我起作用的。何況你梁先生是一個悲觀的人,悲觀的人勸別人不要悲觀,那更不起作用了!你來都來了,就耽誤你點兒時間,這會兒就替我把遺囑寫完吧……

  那少年從抽屈里取出紙,筆以及印泥盒,一一擺在桌上。

  在玉順嫂那種充滿信賴的目光的注視之下,我猶猶豫豫地拿起了筆。

  按照她的遺囑,子烏虛有的22萬多元錢,二十萬留給她的兒子;一萬元捐給村里的小學;一萬元辦她的葬事,包括修修她丈夫的墳;余下3000多元,歸她的干兒子……

  我接著替她給兒子寫了封遺書:她囑咐兒子務必用那20萬元給自己修一處農村的家園,說在農村沒有了家園的農民的兒子,人生總歸是堪憂的。并囑咐兒子千萬不要也炒股,那份兒提心吊膽的滋味實在不好……

  我回到朋友家里,將寫遺囑之事一說,朋友長嘆道:“我的任務總算完成了。希望由你這位作家替她寫遺囑,成了她最大的心愿……”

  我張張嘴,再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序、家信、情書、起訴狀、辯護書,我都替人寫過不少。連悼詞,也曾寫過幾次的。遺囑卻是第一次寫,然而是多么不靠譜的一份遺囑啊!值得欣慰的是,同時代人寫了一封語重心長的遺書;一位母親留給兒子的遺書;一封對得住作家的文字水平的遺書……

  這么一想,我心情稍好了點兒。

  第二天下起了雨。

  第三天也是雨天。

  第四天上午天終于放晴,朋友正欲陪我回哈爾濱,幾個村人匆匆來了,他們說玉順嫂死在炕上了。

  朋友說:“那,我還真不能陪你走了……”

  他眼睛紅了。

  我說:“那我也留下來送玉順嫂入土吧,我畢竟是替她寫過遺囑的人。”

  村人們湊錢將玉順嫂埋在了她自家的地頭,她丈夫的墳旁。也湊錢替她丈夫修了墳。她兒子沒趕回來,唯一能與之聯系的手機號碼被告訴停機了。

  沒人敢作主取出玉順嫂的股錢來用,都被他那脾氣不好的兒子回來了問責,惹出麻煩。

  那是一場極簡單的葬事,卻還是有人哭了。

  葬事結束,我見那少年悄悄問我的朋友:“叔,干媽留給我的那份兒錢,我該跟誰要呢?”

  朋友默默看著少年,仿佛聾了,啞了。他求助地將目光望向我。

  我胸中一大團糾結,郁悶得有些透不過氣來,同樣不知說什么好……

  2011年6月23日

  于北京


 
“文昌”文化全國征文啟事
青年創意家?首屆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征稿公社 今天
“紅色沂蒙 文明臨沂”主題原創作品征集啟事
「夜故事」雜志長期征稿
《貴陽晚報》最新征稿啟事
2019年度十佳華語詩人、十佳華語詩集
第二屆榕書敘事體文學征文啟事
《邊疆文學》投稿須知
“古冶精神”有獎征集活動征稿啟事
第二屆“聽雨軒杯”全國散文征文征稿啟事
萬元征集中心徽標及推介語
《人民政協報》“駐村日記”專欄征稿啟事
“她故事”寫作計劃征稿啟事
第二屆廣東省優秀電影劇本征集啟事
全球首次征集“鎏金銅蠶”學術論文和文學作品活動
“絲路之源·十美石泉”面向全球首次征集文學作品
第二屆接力杯金波幼兒文學獎
“生態環保 美麗中國”征文大賽啟事
第二屆榕書敘事體文學征文啟事:漂泊在外的日子
“海半仙同山燒杯”全國微篇文學大賽啟事
更多...

李犁

茅盾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娃哈哈2020:緊抓大健康產業全面轉型升級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