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即时比分 足球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球探网足球数据比分
 
作者: 來源:  本站瀏覽:87        發布時間:[2019-10-19]

  

  大海的呼喚

  故鄉在山川錦繡的江南,大海,對于兒時的我來說,是那么的遙遠和神秘。那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因為安徒生童話故事《海的女兒》,對大海充滿了無窮的遐想:大海一定很美很美吧?要不,她怎么會有“小美人魚”那樣一個美麗、善良、多情的女兒呢?

  及至豆蔻年華,父親豪邁鏗鏘的歌聲,字字句句落在我心坎上,“我愛這藍色的海洋,祖國的海域多么寬廣。我愛大海的驚濤駭浪,把我們鍛煉得無比堅強……”我對大海更是充滿了無盡的向往。

  終于,我見到了大海。瓊州海峽,天藍如海海藍如天,曾經,解放軍在此渡海鐵流滾滾,而眼前,在燦爛陽光的映照下,她就像一匹閃閃發亮的藍色錦緞。微風輕拂著海水,海水泛著層層粼光,海波與沙灘私語,海鷗在空中盤旋,海面百舸爭流,漁民撒著漁網。天地間,萬物祥和。

  我的心靈一點點融化,融入眼前這片遼闊、深邃、壯麗的海域中。我一動不動地凝望著、凝望著,仿佛看到了大海深層的戰栗、聽到了她永恒的喧嘩。當我將視線轉向大海的上空時,腦海中又回蕩起少年時代的誓言:“我一定要去看大海!”淚水漸漸迷蒙了我的雙眼。

  本是海南島匆匆過客的我,靈魂被廣袤神秘的大海攝吸住了。或許這就是冥冥之中的不解之緣吧。我留下來了,留在了祖國第二大美麗寶島,走向不確定的未來。

  我成了“海的女兒”。從此無論是啜飲了生活的甘泉,還是嘗到了命運的苦酒,我都會來到大海邊,或者將歡笑撒向海灘,或者讓淚水匯入海水。大海承受包容著我的一切。我的心靈越來越開闊,我的生命越來越堅強。感恩大海,感恩海南。

  英雄的宣言

  橫渡瓊州海峽,挑戰生命極限。

  這是一個令人熱血沸騰的口號——在我們的雙耳被太多無聊的調侃、無邊的牢騷、無休的抱怨、無力的呻吟充斥的時候,這樣的語言無疑給予我們心靈的激蕩和振奮。

  橫渡瓊州海峽,挑戰生命極限。

  這是一個讓人熱血奔騰的場面——在我們的雙眼被太多無知的妄為、無限的貪婪、無情的冷漠、無恥的行徑強暴的時候,這樣的舉動無疑給予我們生命的律動和昂揚。

  我們生活在拜金主義信條泛濫、英雄主義信念匱乏的年代,金錢成了無數人的上帝和主宰,這些人打出“一切向錢看”的旗幟,喊著“金錢就是一切,一切就是金錢”的口號,心安理得地干著種種巧取豪奪的勾當。在這種瘟疫般的思潮毒害下,人們的骨頭慢慢軟化,心靈漸漸鈣化。理想主義是什么?英雄主義有何益?不少人嗤之以鼻。那些為了理想信念不惜放棄榮華富貴的革命者,不懼忍受艱難困苦情愿被流放到西伯利亞的俄國貴族,對這些沒有信仰追求的庸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

  然而,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是作為“人”存在的,偉人曾經這樣教導我們:“人是要有一點精神的。”這“一點精神”,就是人的理想追求、價值實現、生命意義。

  所以,也總是會有那么一些人,不能忍受那種不偏不倚的中庸規誡,不能忍受那種溫吞水式的生活態度,不能忍受那種波瀾不興的平庸人生,他們的心靈寧愿流于激烈也不愿流于猥瑣,他們的人生寧愿流于狂放也不愿流于窩囊。他們每接受一次挑戰、每超越一次自我,就會領略一層新的人生意義、一重新的人生境界。

  他們用薩特的話對自己說:面臨一次挑戰吧,試試看自己是否還活著。

  因為,人靠精神的存在活著,強者為強大的目標而活。

  參加“橫渡瓊州海峽,挑戰生命極限”的勇士們,就是強者。

  每想到這些勇士,我的耳邊就會回蕩起一個英雄的宣言:我是一個在雙桅船上生活慣了的水手,不管岸邊的綠蔭、和煦的陽光怎么吸引我,一旦那船只高高的桅桿出現在遠方海平面上的時候,我就狂喜地奔向它!

  西島女民兵

  碧波萬頃,海天一色;綠樹掩映,百花爭艷;鳥翔魚游,濤走云飛;老人愜意地躺在吊床上閑聊,孩子們快樂地在沙灘上嬉鬧;男子捕魚,女人織網……這一幅幅生動畫面,這一片片美麗景象,組合成一個海上世外桃源——西島。

  西島形似玳瑁,全稱西瑁洲島,挺立于南海中,被三亞灣環抱,面積近三平方公里,由樹木、草地、山體、沙灘、珊瑚礁以及村莊組成。遠遠望去,小島被綠色全覆蓋,宛如一塊巨大的綠寶石。西島茂密的植物中,終年跳躍著珍貴的野生獼猴、翩翩起舞著珍奇的金絲燕,如果你運氣好的話,還能意外收獲到難得一見的海島珍品——燕窩。

  東瑁洲島像一只昂首前行的巨鰲,與西瑁洲島交相輝映,兩座小島構成犄角之勢,活像“南海的兩只眼睛”,東島、西島都是南海的國防前哨,同為從南海領域通往三亞的海上咽喉,戰略位置十分重要。

  駐守東島的海防連是祖國最南端的陸軍連隊,西島則主要由島上的女民兵守護。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著名影片《海霞》,就是以西島女民兵為原型,影片主題曲《漁家姑娘在海邊》優美抒情,唱遍大江南北:“大海邊喲沙灘上/風吹榕樹沙沙響/漁家姑娘在海邊/織啊織漁網織嘛織漁網/高山下喲懸崖旁/風卷大海起波浪/漁家姑娘在海邊/練啊練刀槍練嘛練刀槍。”

  西島女民兵和電影《海霞》,讓當年權傾朝野的江青慕名專程來到西島,在島上拍下女民兵颯爽英姿的訓練照,在媒體上發表時題為“海島女民兵”。

  西島女民兵,有著怎樣的歷史與光榮?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期,退守臺島的蔣介石揚言反攻大陸,毛澤東因此強調“要藏兵于民”“兵民是勝利之本”、倡導“大辦民兵師是不分男女的”。為增強南海前哨的防御力量,一九五九年八月一日,海南軍區授權崖縣(三亞舊稱)人民武裝部在西島成立女民兵炮連,作為戰時西島的主要防御力量。很快島上八個女孩積極響應,年齡都在十八歲左右。她們力主“婦女能頂半邊天”,苦練殺敵本領,不久“八姐妹炮班”在島上、海上有了一定的威懾力。

  圍繞她們的風言風語也隨之而生,什么“女人操槍弄炮的,找不到婆家”,什么“炮聲震了生不了孩子”等等。“八姐妹炮班”中的六位姑娘打破島上“好女不外嫁”的舊傳統,嫁到西島外成為軍嫂,更是惹來流言蜚語,后來她們都當了母親,謠言便不攻自破。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西島上越來越多的女子要求當民兵。一九六九年八月一日,西島女民兵連(也稱“娘子軍連”)創建,人數超過一百,西島女子“全民皆兵”。

  聲名遠揚的西島女民兵,接受過劉少奇、葉劍英、羅瑞卿、聶榮臻、徐向前等黨、政、軍領導人的檢閱,也接受過羅馬尼亞、朝鮮、阿爾巴尼亞軍事代表團和柬埔寨西哈努克親王等國外政要的檢閱。郭沫若在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任上視察了西島,為西島女民兵題詞:“小豆夾花樹樹黃,珊瑚處處砌為墻。榆林港內東西瑁,睜大眼睛固國防。”

  幾十年來,代代承傳的西島女民兵,海南島上的新時代“紅色娘子軍”,先后進行過近百場次的85加農炮實彈射擊表演,均取得優秀成績,被譽為“愛紅裝亦愛武裝的光輝典范”,被授予“南海長城、巾幗尖兵”錦旗。光彩奪目的她們,是新時期海南女性的榮耀。

  艷陽高照的又一個八月一日,我隨《解放軍報》記者組乘坐海軍軍艦來到西島,觀摩西島女民兵為重要來賓舉行的一場盛大實彈炮擊表演,姐妹同炮、母女同炮、婆媳同炮、三代同炮令人大開眼界,彈無虛發炮炮命中令人肅然起敬。表演結束后,我采訪一個長相俊俏的女民兵,小姑娘名叫阿花,剛滿十八歲。我問:“你們當民兵,沒有任何阻礙吧?”她低頭拘謹地說:“沒有啦,都很支持。”其羞澀之態,與剛才裝彈、射擊時的英姿截然不同。我又問:“你有心中偶像嗎,是韓國明星還是港臺明星呢?”這回她回答得干脆利落,潑辣的眼神使她與電影《紅色娘子軍》中的吳瓊花頗有幾分相似,“我們的偶像是紅色娘子軍!”她說的是“我們”,旁邊的幾個女民兵使勁地鼓掌。

  我也為阿花喝彩。因為“紅色娘子軍”情結,不少海南女子名字中或有“瓊”或帶“花”。

  近年來,西島對外界撩開了她神秘的面紗。水闊潮平的西島,是開展海上運動的天堂,在這兒,摩托艇、拖曳傘、海釣、香蕉船、皮劃艇一應俱全。西島周邊海域海水潔凈清澈,是世界公認的潛水勝地,有國家級珊瑚礁自然保護區,奇形怪狀光澤悅目的海洋珍稀動物玳瑁,經常出沒于紅珊瑚、扇子珊瑚、鹿角珊瑚、葵花珊瑚、冠狀珊瑚中。五彩斑斕的獅子魚、小丑魚、青衣、神仙魚,精靈古怪的海星、海葵、海膽、海螺、海蜇、珍珠貝……也在此安家落戶,它們的游弋與隱匿、美麗與奇異,讓這里成為一片迷人的海底世界。

  沙灘上、榕樹下,依然是西島女民兵編織漁網的動人身姿。

  守望

  小橋流水,廊轉花回;荷風輕拂,泉飛石立;亭臺樓榭,曲徑通幽;鳥翔魚游,云動樹移……在這樣的美景中,搬一只小竹椅,在花間樹下愜意坐坐,聽聽鶯聲燕語雞鳴狗吠;或如一只野鶴,在林蔭道中隨意走走,看看奇樹異草山花爛漫;也可像一片閑云,飄于北山泊于南嶺,采一束野花,摘幾串瓜果……親切、溫存、隨意、自由自在,如此這般陶淵明筆下的田園詩意境,我又一次領略到了,在瓊海伊甸園山莊。

  四年前第一次來到這兒,當時就有置身“伊甸園”之感,徜徉其中,我與朋友們流連忘返。花開葉落斗轉星移,春去秋來四載,人間多少滄桑。而四年后,伊甸園山莊莊主林保森先生笑吟吟地對我說,回頭客人是我們最尊貴的朋友。

  林先生是海南省政府命名的“海峽兩岸(海南)農業合作試驗區、休閑農業示范基地”的創辦者,他將休閑觀光農業首引到海南,民主黨派中央領導和無黨派人士代表考察團就推動兩岸政治談判、經濟合作和“三通”問題對海南省進行考察時,選擇的第一站就是伊甸園山莊,國宴上的楊桃、番石榴出自伊甸園山莊。

  但林先生是個很低調的人,對于自己的成功、成就,他總是避而不談。或許低調的人才能走得更遠?

  當年為伊甸園披荊斬棘,種花栽樹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一晃卻是三十年過去了,林先生感慨萬千。他說一九八八年海南建省時他過來的,海南給他的第一印象太好了,“東北、深圳、江浙我都呆過,找不到這種感覺,現在我兩只腳已深深陷入在海南。”是海南老百姓尤其瓊海鄉親們的淳厚質樸使他留了下來,也從此改變了他的生活。他早已“將生命托付給了瓊海”,年輕漂亮的四川籍妻子和天真可愛的兩個女兒,也全都成了瓊海人。“都是緣分。”他笑笑,他的笑語簡短蒼勁,但似乎說透了一切。

  正閑聊著,忽然一只小松鼠駕臨,我驚喜地奔向它,小松鼠鼠竄而去。林先生告訴我,總面積為一千五百畝的伊甸園山莊里,栽種的各類樹木上萬棵,水果有楊桃、棗子、番石榴、香水檸檬以及海南最甜的西瓜等,因此這兒成了不少珍禽走獸的樂園,山莊里有幾十只孔雀、幾百只野鴨、幾千只鷯哥,有松鼠、狐貍、大蟒蛇,還有六只海南快絕種的皇冠啄木鳥等等。林先生反對對大自然的掠奪性開發,在伊甸園山莊里,他要盡可能地體現出人對環境的關懷,體現出人文關懷與自然環境的切合。

  我沿著“菩提小路”,走過“和平鴿舍”,經過“孔府大院”(孔雀園),在“低頭坊咖啡屋”小飲,聆聽“星象廣場”上的秋蟬聲此起彼伏。林先生曾經把“窮”變成資源:沒有電燈便沒有光害,就可以看星星,海南的星星數量很多、特別干凈,這么多、這么干凈的星星,在臺北是看不到的。那時候,他鋪張草席在曠野的“星象廣場”上露宿,體味著康德的心聲:世上最美的東西,是天上的星光和人心深處的真實。

  伊甸園山莊不僅維護著極好的生態環境,也處處是文化生態。懂得生活藝術的人,可以從平凡枯燥的事物中看出趣味來。

  “人的痛苦來自欲望,欲望越多,人越痛苦,生活越簡單,人就越幸福。人的幸福全在于心的幸福。人要懂得本分、知足、感恩。珍惜,才是福氣。人要惜緣、惜福。有寧靜,就享受,沒有,也不強求。”林先生的話平淡中有深意。養心莫善寡欲,至樂無如讀書。伊甸園山莊,更大意義上來說是林先生的精神家園。

  林先生用這種“簡單”的人生觀教育和培養孩子。他不送小孩到國外上貴族學校,他說,小孩要長久在這兒生存,就必須本土化。他兩個女兒都在瓊海的普通小學念書,都會說流利的海南話,各自結交了本地不少小朋友。林先生教導孩子:念書很重要,但只是個基礎而已,讀書的目的應該是訓練技能,以及培養人格、氣度和對自己負責任的人生觀。人有好身體,有創造能力,足矣。

  不知這是山莊主人的本色,還是他的一種返璞歸真,總之,在平常中追求超常、在超常中保持平常,一般人是很難做到的。

  “您理想中的人生最高境界是什么?”我問。

  “不敢想,沒膽量去想,至今還沒去想過。‘活在當下’,日子過得平安就好。已有的福氣要多體味,還沒來的福氣不是福。人生無常……”林先生說著,目光迷茫起來。看來他是一個帶著悲觀情調的樂觀主義者。歷史的浩瀚、宇宙的廣袤,最終顯示出人生的無奈和個體生命的渺小,而這些感悟,顯然他早已用生命的大悲大喜參透了。

  對于海峽兩岸關系,林先生則非常樂觀,他說:“不管過程如何艱難,最后肯定會和平統一的,因為大團圓的結局最符合我們中國人的心理和利益。二十一世紀,世界是中國人的世界,應該有一個很團結的中華民族。我堅信自己能在伊甸園山莊里,守望到兩岸統一同胞團圓的那一天。”

  這是一種明智的樂觀。

  思想起

  時光容易把人拋。恍然回首,我離開美麗的海南島,離開生活過整整十年的海口市,也有好些年頭了。

  每每思緒飛回時,解放西路總是首先浮現于腦海。新華書店里,我多少次買過書也曾簽名售書;斜對面的電影院,不少座位上可能還留有我的淚痕。每當看到三輪車,便會想起博愛南路的服裝批發市場,想起頭戴竹笠腳踏三輪車穿梭其中的海南婦女。中山路的東南亞風情騎樓,在我夢里出現過多回。和平大道、長堤路、龍昆北路、龍昆南路、南海大道、金盤路這一串線路,直到現在,我閉著眼睛依然能摸過去。

  最忘不了的是“海口明珠”海甸島。海南十年,我一直住在海甸島。

  海甸島臨江傍海,四周碧波萬頃,有“中國威尼斯水城”之稱,可惜我不會游泳,只到附近的海南大學游泳池狗刨過幾次,生生辜負了身邊這個“威尼斯”。海甸島上的海甸溪,終年綠成一條翡翠玉帶。

  海甸二東路熱鬧非凡,大排檔一家挨著一家,腸粉、清補涼、文昌雞、加積鴨、和樂蟹、東山羊……“舌尖上的海南”在這兒應有盡有。幾張桌子和一群凳子的組合,便是最受市民歡迎的“老爸茶莊”了,不到打烊時分,客人始終是滿滿當當的。剛坐定,一杯茶立即就放到了眼前,馬上就有端著竹筐叫賣小吃的婦女趨前,多是澄邁花生,煮的炒的由著你挑。擦皮鞋的男子、捧玫瑰花的少女、彈吉他唱歌的流浪藝術家……魚貫而來,熙熙攘攘的場景似一幅《清明上河圖》。

  民以食為天,這句古訓在海口得到了很好的詮釋。海口最大規模的食街叫金龍街,大概老板起名時想到了“饕餮”是龍王的兒子吧。

  夜幕低垂,海甸三東路的酒吧一條街,是文人雅士、紅男綠女的“好一個去處”。令海口人得意的是,它比北京三里屯酒吧一條街更有排場更富情調。且不說“哈瓦那”“蘇格蘭牧場”之類煽情的名稱,也不說“昔日情懷”“至少還有你”的神秘氛圍,單是門外那閃爍變幻的霓虹燈,就能勾住人的魂,讓人欲走還留。不過海甸四東路上雅致的綠園茶館、安靜的鴨尾溪咖啡廳,才是我的“菜”。

  月光清輝的夜晚,窗外的椰子樹影影綽綽,總會引誘得我心猿意馬,一溜煙就到了白沙門海灘。涼風習習、濤聲陣陣、帆船點點,沙灘上的小木屋風情萬種。呼吸著甜絲絲的空氣,我有些戀愛般的陶醉。

  再往北,海甸島既接壤繁華又遠離喧囂。

  大學校區、外國語學校、富豪宅邸、星級酒店,大多坐落于海甸島。隨著國際知名品牌酒店陸續入駐,寰島、燕泰、金海岸……這些曾盛極一時的大酒店,如今風光不再。海達路上的“海口最大別墅群”,便見證了海南島從“最大經濟特區”到“國際旅游島”的變遷、興衰、沉浮。“一橋飛架南北”的世紀大橋,也已成明日黃花。“海甸島新外灘”正在崛起,目標是“國內最美麗的海上家園”,讓我這資深島民心生憧憬。但我另有盤算,在瓊州海峽對岸、距海口秀英港也就十多海里的海安,由我藝術老師徐玲玲的弟弟、新徽商徐小健先生領銜打造的“藍海城市廣場”性價比超高,在那兒倚窗眺望海口美氣得很呢。

  “美容美發”業在海南格外發達。在海口十年,我沒少進美容美發店,洗發吹干、肩頸按摩一條龍,只花十元錢,享受一小時。定居北京后,起初最不適應的是不得不在家自己動手洗頭發,麻麻煩煩的,每到這個時候就特別懷念海口。海口的足浴(療)館同樣遍地開花,服務周到價格厚道,男女老少貧富貴賤都愛去。

  在海口,無論政要、商賈,文人、雅士,農夫、車夫、引車賣漿者流,都能過得很滋潤,都能找到最佳自我感覺。海口給她的每一個子民,都會打上深深的生命烙印。

  陽光與我同行

  因電視臺要為我做專題片,我與編導、攝影師和主持人費盡周折,終于得以搭乘南航部隊的軍用直升飛機,前往心儀已久的永興島。它由珊瑚、貝殼沙堆積在礁平臺上形成,是西沙群島中陸地面積最大的島嶼,是西沙、南沙、中沙三個群島的經濟、軍事、政治中心。

  “哎羅哎羅哎羅/在那云飛浪卷的南海上/有一串明珠閃耀著光芒/綠樹銀灘風光如畫/遼闊的海域無盡的寶藏/西沙西沙西沙西沙/祖國的寶島/我可愛的家鄉/……”飛行途中,我一直興奮不已,反復哼唱著優美動聽的歌曲《西沙,我可愛的家鄉》,惹得四面八方投來各種目光。

  飛機平穩降落。我站起身來,一回頭,頓時驚呆了:單位一號人物被眾人前呼后擁著,正昂首挺胸從后面往前走來。艙外的高溫氣浪已經涌入艙內,可與他四目相對時,我感到一股寒氣撲面而來。

  世界上就有這么不可思議的巧合!此刻,我銘心刻骨地領會了“冤家路窄”的涵義。

  命運這個東西真是神秘莫測,江湖高人說我“命犯小人”,從我的過往經歷來看,的確如此。我歷來與人為善,從來不冒犯、不挑釁、不加害于人,對于高高在上的領導,更是井水不犯河水。然而河水卻要侵犯井水。權力總是會不動聲色地發出它的聲音,人們也會于無聲處聽到它的聲響。“大人”既欠大量,屬下也大都懂得逢迎,我受到了諸多不公正待遇。為了消災避禍,也為了表示弱者的抗議,那幾年在單位里,我選擇了消極避世的人生態度。

  這一切,自然不足與外人道。不明就里的地方政府首腦,把我們這兩撥“新聞單位的人”安排到同一輛觀光車上。汽車緩緩行駛,我如坐針氈,心境如同窗外的南中國海——表面風平浪靜,實則暗流翻滾。大海對于有的生命來說,既是賜予者也是剝奪者,小生物的生殺予奪任由它主宰。大海的浩渺、歷史的滄桑、現實的無奈,讓我更是感到“人生卑微,滄海一粟”,同時顧影自憐:即使逃避到天涯海角,也躲不過時運和小人的捉弄。

  永興島怪石嶙峋奇洞清幽,海水湛藍得猶如純凈的水晶,細沙潔白得好似閃亮的珍珠。在其陸地與海水的分界線上,我領會到了什么是“驚濤拍岸”。岸邊有一片海棠樹林,歷經千年狂風巨浪屹立不倒。島上的歷史人文痕跡主要有:日本侵略者留下的舊炮樓、中華民國政府設立的“收復西沙群島紀念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設立的“南海諸島紀念碑”、中國人民解放軍設立的“中國南海諸島工程紀念碑”,以及“海洋博物館”“守島部隊軍史館”。

  汽車走走停停,每到風景奇佳處,攝影師就為我搶拍鏡頭。單位一號人物臉色越來越難看,我越來越惴惴不安,旁人都感覺到了氣氛的緊張壓抑,他的秘書更是洞若觀火。當一行人來到島上唯一的一座土地廟前,奉天敬神的我卻因為身無分文(我和攝制組同伴都把物品放在已經開遠的車上)而無法聊表心意,失望、失神,我正欲轉身離去,一直肅立在旁默然不語的秘書,從口袋里掏出五塊錢遞了過來。

  我愣愣地看著他,紋絲未動。這太出乎意料了,猛然間我根本反應不過來,因為在那棟大樓里,他最清楚單位一號人物對我的敵視,何況那位“大人”正在一旁面帶慍色地盯著我們。

  見我木然,秘書把錢輕輕地塞到我手里,清晰地吐出三個字:“給你的。”年輕帥氣的他,眼睛比身邊的海水還要純凈,面容和煦得像輕輕拂來的一縷微風。

  瞬間想起蘇聯理論家、革命家托洛茨基的話:“無論如何,生活還是美好的。”真、善、美在人間永存,如同海風千萬年來不曾停止吹拂海岸,如同日月星辰亙古不變輝耀大地。

  我低下頭,默默地接過來。頃刻間,我聽到自己心靈深處冰雪消融的聲音。一行淚珠從眼角悄悄沁出,伴著溫暖的海風膩在臉頰上。

  我抬起頭仰望天空。天際線退得很遠很遠,陽光穿越云朵的縫隙,在海面上熱烈地迸射出萬道光芒,空氣中彌漫著鮮花草木沁人心脾的清香。

  調聲悠悠

  我初次聽到儋州調聲,是在多年前的一個秋日,在儋州市的東坡書院。東坡書院是海南島重要的名勝古跡,北宋時期為紀念文豪、謫臣蘇東坡而建,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古老的東坡書院,矗立在茂密婆娑的椰林中,東坡笠屐銅像,屹立于姹紫嫣紅的花叢中。書院里熱帶植物茂盛,一棵上百年的芒果樹開枝散葉占據庭前半壁江山,使庭院顯得格外清幽。書院內大殿和兩側耳房,展出蘇東坡的詩稿墨跡、文物史料和著名的《坡仙笠屐圖》。

  一進書院,我就被一陣陣別致、動聽的“山歌”吸引住了。循聲望去,只見一個農婦裝扮的中年女子蹲在臺階上引吭高歌,同時左顧右盼,她半是羞澀半是自得地笑著,眼睛里也充溢著笑意,于是,她那張并不漂亮的臉因生動而美麗起來,讓我看得幾近癡迷。不多時,幾位山民裝束的青年男子過來了,與她對起了“山歌”。她唱著唱著,聲音漸漸弱了下去,隨后她低著頭掩著臉且唱且退。她消失了,一群年輕女子冒了出來,很快又有一群年輕男子擁了上來,青年男女各自列隊,一邊“對歌”一邊手拉手做著優美的動作……身旁的人告訴我:這是調聲,是用儋州方言演唱的漢族民歌。調聲,這個饒有風味別有風情的名稱,我頓時被它迷住了。

  調聲源自山歌,近似民間小調,山歌、方言、小調的美妙融合,使它成為獨樹一幟的民歌。它蘊藏著儋州幾千年的文化積淀,是儋州特有的民間傳統藝術,系中國民歌稀有歌種。它形式多樣調式多變,旋律進行中還常出現調式交換和轉調變化。它源于勞動生活,是一種以齊唱對歌、表演為主的民間歌舞文化。它多為情歌,往往采用男女對唱形式,曲調抒情流暢、節奏明快活潑、歌詞簡明易懂,儋州農村男女幾乎人人能編會唱。

  儋州老百姓通常以村為單位組成調聲隊,少則三五人多則數十人、數百人甚至上千人。對唱男女身著艷麗服裝,分排兩隊相向而立,男唱女答此起彼落,旋律高亢歡快,具有鮮明的地方特色和獨特的藝術風格。他們且歌且舞,男子動作剛勁有力,女子動作含蓄嫵媚。每支調聲隊伍都有一個領頭歌手,負責起調、領唱、指揮及選擇歌詞,一般先由男歌手領唱,再由女歌手唱答。調聲還有一大特點是由唱譜代替音器和過門,此外,對歌不受時間限制,以“唱倒”對方為止,這也是調聲引人入勝的一大特色。

  調聲如此動人,難怪電影《椰林曲》、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等,都采用了調聲的旋律。是什么樣的土壤,滋生出如此奇異美妙的一朵奇葩?

  位于海南西部的儋州,充滿神秘和誘惑,已建制兩千多年。千萬年來,北部灣的驚濤駭浪,一直沖擊著它長達數百公里的海岸線。堅硬的土地和廣袤的海洋,造就儋州人奔放、粗獷、寬厚、堅韌的品質,儋州人喜愛編歌唱歌,歌曲強勁如大海潮涌。儋州民歌包括山歌、調聲、民間樂曲等,有十多個種類幾百種曲調。蘇東坡謫居儋州時常常聽到“夷聲徹夜不息”,遇赦北歸途中還贊道“蠻唱與黎歌,余音猶杳杳”,可見儋州民歌的魅力。詩作“儋州自古稱歌海,山歌催得百花開;人人都是山歌手,山山水水是歌臺”,就是對儋州民風、民歌的真實寫照。

  關于調聲的形成,在當地流傳著兩種說法:其一,漢代以后,中原避亂者和商賈逐漸入瓊聚居儋州,在與當地黎族同胞雜居的生活過程中文化互融,儋州漢族地區逐漸出現類似黎族三月三的活動,每逢此時,各村男女青年紛紛聚集對唱山歌互訴衷情。其二,幾百年前,儋州西南部不少地方是大片鹽田,人們在田野上踩水車灌田、制鹽時,為了活躍氣氛消除疲勞,一邊踩水車一邊唱山歌,“車水歌”的旋律漸漸演變為調聲。調聲集中地反映了瓊州音樂的發展過程,對研究海南古代音樂發展有重要意義和歷史價值。

  自二〇〇一年起,每年一度的儋州“調聲節”,吸引著島內外無數人士前來觀看。

  我受邀參加了首屆“調聲節”,目睹過大規模儋州調聲的盛況:幾十個方陣的調聲隊伍,每支隊伍上百名青少年男女,全部身著色彩艷麗的服飾,他們手指勾著手指,或圍成圓形,或排成數列,踩著節拍引吭高“調”。《天崩地塌情不負》《一時不見三時悶》《單槌打鼓聲不響》是調聲的經典愛情曲目,也是每次擂臺賽的保留節目。伴隨著震天的歌聲,場上人人手舞足蹈,斑斕美麗的服飾流光溢彩。

  男歌女唱亦歌亦舞的儋州調聲,被譽為“民歌奇葩、海南一絕”,著名舞蹈家陳翹感慨道:昆明潑水節有舞無歌,梅州歌會有歌無舞,而儋州調聲歌舞相融全國少有。

  由于獨特的藝術魅力,儋州調聲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儋州被授予“中國民間藝術之鄉”榮譽稱號。儋州人“新年不唱老調聲”,以編新歌為能、以唱新曲為榮,不斷從中外歌曲中汲取新鮮養分,也是調聲長唱不衰的法寶。

  天地蒼蒼,調聲悠悠。

  楊海蒂,女,中國作協會員,魯迅文學院首屆高研班學員。著有文學、影視作品多部。作品入選百余種選本、選刊、年鑒、排行榜、教材教輔,被應用于高考、中考試題和高考、中考閱讀判斷題。獲豐子愷中外散文獎、絲路散文獎、孫犁文學獎等。曾為新聞記者兼節目主持人,現供職于《人民文學》,兼任文匯出版社“金散文”文叢主編、三毛散文獎審讀委主任。


 
第二屆廣東省優秀電影劇本開始征集
人民文學出版社70周年社慶征集啟事
“我與《北京文學》”主題征集活動啟事
第三屆草堂詩歌獎啟動,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啟事|寒假了,可寫的事情還真不少!
《科幻畫報》征稿啟事:我和新年有個約會
海南文學作品專號征稿啟事
北方文藝出版社征稿啦!
公眾號【搖滾客】約稿
文體不限,故事、傳說、傳奇、正史、野史均可
“我心目中的關公” 有獎征文活動啟事
“嘉東糖酒杯”全國原創詩歌大賽開始征稿
《作品》雜志社大學生文學作品巡展征稿啟事”
“文昌”文化全國征文啟事
青年創意家?首屆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征稿公社 今天
“紅色沂蒙 文明臨沂”主題原創作品征集啟事
「夜故事」雜志長期征稿
《貴陽晚報》最新征稿啟事
2019年度十佳華語詩人、十佳華語詩集
第二屆榕書敘事體文學征文啟事
更多...

劉文艷

李犁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永立潮頭的變革家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