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球探网足球数据比分
 
作者: 來源:  本站瀏覽:126        發布時間:[2019-10-20]

  

  1

  火車像一條游魚,柔軟地駛向長江大橋的鋼骨涵道。玻窗隔音,呼嘯只在意念里同行。

  大橋飛架南北,下邊是垂直東去的浩闊長江;不遠處,漢江從西偏北的方向蜿蜒而至,與長江會合;由兩江劃割的陸地上,樓群連綿四望無際。這便是坐擁三鎮的武漢,中國中部最大的江城。

  火車自北向南,其實一直都使著蠻力奔跑,即使進入涵道也沒有明顯減速,一副不管不顧的勁頭;只是沒有同伴,也沒有從前那種長龍似的白煙滾滾相隨,顯得形單影只。

  火車孤獨地進入江城的深部。

  葉露坐在車廂中段臨窗的位置。窗外,大橋的鋼骨紛涌成陰影,車廂內亮起燈光。這時,窗玻璃變成一面鏡子,朝里映出室內的格局,安頓在座位上的乘客倦怠而整飭,所有面目的表情被搖晃得所剩無幾,全都去了各自的故事里;窗外,流淌變幻的城影撲入鏡中,在一片寧靜的面目之上晃移,又被交織的鋼骨飛快切碎。一時間,遠近重疊,仿若此時跟彼時試圖貫通與和解。

  葉露映在窗鏡上,是一張由栗色波發勾畫的姣好側臉。她是刻意閉上眼睛的。盡管眼皮下不時有小蟲蠕動,但兩扇薄翼似的睫毛終究不曾忽閃。她在估摸還需要多長時間穿過大橋,及至穿過南岸的城區。她的嘴角似乎抿著一縷莫名的淺笑,天高云淡的樣子,卻泄露了細微的荒涼。

  江城是她的故鄉之城。

  現在,她是要路過江城去南方,去廣東的番禺。那里有一個人,一個曾經被她放棄同時也放棄了她的男人。她和他曾經好得日月同輝,一起度過無數歡悅。后來,一些狀況接連生長,他們不能再睡在一起了。那些在一起的日子起初散布在江城三鎮的大小租住房,直到泊于臨江的一間華麗寓所。那寓所的陽臺上有一缽葳蕤的月季花,雨后特別鮮艷;還有一只小花貓,突然望著月季迷惘,嘗試憂傷。不久,她就去了北方,去了北京。

  兩天前,她得到消息:他打人一記耳光,致其終日胡說八道,公安經法醫鑒定后,將他關進了廣東番禺的看守所。她相信這樣的事他一生至少可能干三五次,并不過分驚詫,也不用擔心后果不可收拾,只是必須去見他,陪他說說話,哪怕隔著鐵窗拿起話筒一句話也不說——看他仰起頭,故作天高云淡的笑。

  火車仍在大橋的鋼骨涵道里穿行……

  2

  可是人生隨處缺乏經驗:她不知道,一旦閉上眼睛,遙遠的昨天和昨天里的自己就會漸然清晰起來。

  那天她第一次為自己描畫柳葉眉,第一次試著用口紅把嘴唇涂改得秀氣一點兒,她聽到了心頭撲通的跳蕩……

  或許,那時的所有時髦的確輕浮潦草,以至于從那些時髦中過來的人們都拿它當一場慌張的手淫,永遠諱于言說,可誰又能否認那些生活里的真實脈動?人總是在過往里膚淺而不長記性。

  那一晚永志不忘。他帶她去江城濱江夜總會,他們彼此端起對方的一只胳膊在舞池里毫無章法地搖晃。他說,你真漂亮。我的嘴唇太厚,她說。厚才好咧。她不懂。他不慎碰觸了她的胸脯,讓她的心口撲通得周身顫栗。當夜,在那張窄小的木板床上,她問他為什么嘴唇厚才好,他說他看過一本相學書,嘴唇厚說明她性感。但不久,她便跟他慪氣,指摘他太有經驗,譬如“不慎”碰著她的胸脯……他果然毫不磊落地王顧左右。

  那是一個遙遠而清晰的圣誕之夜以及隨后的歲月。

  而今她39歲,算得上開明女人,卻依然以傳統美德的態度記得: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當然,她不一定是他的第一個女人,這是她之前就有的謹慎判斷與小小幽怨。可她偏偏就是喜歡這家伙的花言巧語。他說他找到她整整用了19年。她愣怔一下,說19年前我才出生呢?他一本正經地瞪大眼睛:是呀,你一出生我就開始尋找,直到此刻。她問:那時你多大?14歲。他說。她便咯咯直笑,嗔怪他14歲就是一個“老膏子”(內行)。他也笑,語意猶如下跳棋一樣地說:都是為迎接你做準備呀。她就偎入他的懷中。之后,他撫摸她綢緞似的頭發,問他是不是她夢中的那個人?

  有一點兒不像。她說。

  哪兒不像?

  眼鏡。

  他立刻摘下眼鏡讓她看。

  還是戴上吧,取了更不像咧。

  那時他高而瘦,穿考究的深藍色西裝,眉目清晰,戴一副透亮的眼鏡,光明的微笑向著眼角的魚尾擴散,算不上英俊,但有一種清潔逸世的樣子。那天,他來廣告公司,她是實習生,在大堂迎賓,他突然停頓在服務臺的對面看她,她也看著他愣住,兩人至少互看了超長的五秒。他去經理室談事,她莫名地等著他出來。他出來后,趴在服務臺上詭秘地撩她:去我們公司吧,不用兩個月,你就會證明面前的這個家伙多么了不起,否則你連遺憾都沒有!然后留下一張名片。他叫吳丹青,是當年江城一家外資飲料公司的企劃經理。由于那“超長的五秒”,她決定碰碰運氣。她的運氣不錯,兩個月不到便到達了圣誕之夜……

  去那家外資飲料公司上班后的第一個周末,他約她去江邊散步,江面有兩只白色鷗鳥起起落落,陽光在那醒目的翅膀上閃爍。她細著眼睛看他。他望著江對岸的龜山大聲吶喊,黃鶴樓在側耳聆聽。她覺得江水、鷗鳥、陽光以及他的激情都是她喜歡的。

  她問了一個自卑的問題:為什么是我?

  他說:你白。

  她連連眨眼,以為聽錯了。他便解釋:真的,像你這樣大眼睛、長睫毛、高鼻梁、身材好的佳麗,在江城至少有三千,但像你這樣白得沒一點雜質、白得透亮的女孩,我之前從未見過——這樣的白,說明從來沒有被環境污染咧!她不得要領,本想嘲笑他是否有驗證女孩子皮膚的愛好,他倒是先意承志地交待:我的確試探過許多女孩,結果全都不夠白。白還需要試探嗎?她像所有熱戀中的女孩一樣,歡喜而糊涂,寧愿直接擁有勝利的感覺。

  江面上,那兩只白色的鷗鳥在閃爍……

  3

  小桌板上的手機響了,她閉著眼睛伸手拿起,憑經驗用食指觸及圖示,結果觸斷了信號。她曉得多半是誰打來的。一會兒,叮當一聲,有信息進來。又過一會兒,她睜開眼睛,查看手機,果然是馬小楓:到達江城了嗎?代我祈禱二老安息!

  她搖頭苦笑。為掩護此行,她向馬小楓撒了一個謊:明天是母親的周年祭日,她要回武漢,去父母合葬的墓前燒點紙。接著莞爾一笑,拍了拍他肉實的肩膀。深刻的馬小楓不會為難她。雖然,他腦子里長著雷達,她的任何情緒異動都逃不過他的掃探,但即使敵情嚴重,他也佯裝不察,繼續保持訥然大度的姿態;有時,還會幫助她“蔣干盜書”。她也曉得他或許是曉得的,只是撒一個謊,覺得也算是尊重和愛惜……書是必須要盜的。偶爾,她為這種虐待而歉疚,便加倍兒對他好一些,擇日主動邀他去四川洗腳城洗一次腳。還能怎樣呢?

  火車出了江城,朝東南方向的咸寧駛去。窗外頓然明朗。天高云淡之下的田疇一派秋黃,不時掠過殘綠綿延的山巒;一只黑色大鳥逆向閃過,一群麻雀在遠處隨著火車的方向忽散忽攏地飛翔。她用目光去追逐那些小鳥。可是,鳥兒還沒有隱沒,火車大掉彎,帶離了視線。大地在旋轉流動。她的目光停泊在空茫中,直到咸寧的城景出現。

  那一年,江城落雪,咸寧也覆蓋在白雪中。吳丹青駕車帶她來咸寧泡溫泉,兩人穿著大紅羽絨服,像兩個耀眼的火球。他們在街邊吃完簡餐,手拉手走進太乙溫泉館。忽然,她在大廳里看見了身板很方臉龐也很方的馬小楓,她迎過去招呼他,興高采烈地轉身介紹男友吳丹青,吳丹青大方地站在遠處沖他們微笑……那時,馬小楓是北京B大學的大四學生,應該是放寒假了。她不曉得馬小楓是追隨她而來的。

  馬小楓跟她在一個廠院長大。馬的父親是廠長,她的父親是廠里的會計,兩人的母親在一個車間上班,上輩人在轟隆咣當的工廠里像機械部件一樣團結和諧。小時候,夸她漂亮的人同時夸馬小楓聰明,他們被大人們夸贊到了一塊兒。她不曉得馬小楓怎么想的,他的方臉故作老成,有一種讓人討厭的志在必得。而她,早就曉得廠院外的公園、劇場、百貨大樓,以及鋼琴、舞蹈、冰淇淋、長裙、鉆石項鏈、靚車等華麗的事物……雖然廠院是我家,但顏色烏糟聲音刺耳,爸爸媽媽老是為10塊錢吵嘴,借走10塊錢的人一定在廠里——年少的夢想就是逃離老地方!況且馬小楓比她小,到了初二,她比他高出半個頭。她寧愿為初三那個高個兒男生的三步上籃鼓掌歡呼,那一閃一跳的長發在喜悅中飄揚。

  但馬小楓不在乎,只管把學習成績弄好,像老謀深算的廠長一樣嚴以修身,一直擔任班長。升到高中,高考遮天蔽日,初三男生飄揚的長發瞬刻一閃,便模糊了。馬小楓時常幫助困難同學解決數學難題,她不用問,他會主動把一道難題的解答過程寫給她;遇上雨天,同學們站在走廊上著急,忽然一把長柄傘塞到她手里,她激靈一下,他已光著頭沖向雨中。她是謹慎的,偶爾一想,腦子里閃過飄揚的長發。但馬小楓的學習成績是一道彩虹,她的虛榮免不了順手牽羊地借助他的主動占領他,從而占有一份高中年代的榮光。有時,她和他站在操場邊的法國梧桐下說話,放學后一起回家。路邊的丁香一天比一天絢艷,某一刻,她會看見他的方身板和方臉盤拉長了許多。

  高考是一切的結束和開始。她考得不好,除了語文,其它科目都不爭氣,只錄了一所市屬經濟學院的計算機專科。馬小楓不出意外地成為本校高考狀元,考取北京名校B大學。上大學前的一個午后,馬小楓上門約她去中山公園。公車上,馬小楓抬手隔空地護在她的腰際,偶爾一碰,她感到一種愉悅的微顫;下車后,馬小楓買了兩支橙色冰棒……他們坐在公園的秋千上吃冰棒、看景、說話,然后去看花,看鳥,看池子里的一對金魚漸漸游到一塊兒,直到天色暗下來。

  馬小楓的家離廠院大門近,馬小楓先到家。她還沒走遠,聽到馬小楓家的大門嘎吱推開,屋里傳出馬小楓母親的喊叫:要是我兒子跟葉露好了,他的B大學不就是替葉家考的?她頓了一步,迅速跑回家去。從此,再也想不起那支橙色冰棒的味道。

  很難說那時沒打算跟馬小楓怎樣,是馬小楓母親的一聲喊叫讓她意識到千萬不要跟馬小楓怎樣。

  然而,馬小楓至少在他母親那里是一個潛伏者,在她跟吳丹青牽手20年后的松手之際,即刻冒出來抓住了她的手。

  4

  此時她的身邊坐著一對白發老夫妻。老太太伸出手,在老頭兒的腿上抓著老頭兒的手。這是兩只老手,白凈細膩的皮膚布滿淺黃的斑塊,合在一起彼此含混。

  一會兒,老頭兒用另一只手拿起老太太的手,送回老太太腿上,老太太不依,又伸過去抓住那只手;老頭兒停頓一下,再次拿起老太太的手,這回老太太反應快,抓住那只手不放,老頭兒試著拔了拔,只好由得老太太,卻嘟噥著:我想讓它喘口氣嘛。老太太反駁:拿著就不能喘氣?都喘了一輩子!一邊歪頭倚在老頭兒肩上。

  眨眼間,老太太響起呼吸聲,睡著了。這時,老頭兒抬手輕輕解開老太太的手,穩穩拿著,讓下面那只胳膊扭了扭,手指張合幾下,再將老太太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上……

  那次在咸寧太乙溫泉館泡完溫泉后,臨到上車,吳丹青忽然記起馬小楓,說:喂,把你那個中學同學帶回去吧。她掉頭去找馬小楓,站在溫泉池岸邊,朝著一池子人喊他的名字。喊了一陣沒有回應,工作人員招呼她小聲點,她回來上車。吳丹青目視前方駕車而行,一邊笑著:我看出這小胖子暗戀你。她快樂地笑,回敬道:總比有人招人明戀安全咧。車窗外的大雪遼闊鋪展,她沒有揭露他的過去。他給她講過他的三次戀愛,她相信,那不過是他尋找理想戀人的幾次草草操練。

  他畢業于大學哲學系。哲學是個沒有撈摸的學科,分配去向倒是大有調劑空間。他被分配到M市統計局寫統計報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局長拿著他寫好的報告找他,讓他把GDP增長率12%改為13%,其它數字按調整后的百分比加加減減弄團圓,他問為什么,局長說F市的GDP增長是12.5%,不能比我們高呀。他瞪大了眼睛結巴:局長,我是哲學系畢業的,尊重馬克思和柏拉圖呢!局長曉得馬克思,不知道柏拉圖,但一律聳起酒糟鼻一哂,轉身去找一個女科員動手術。

  事后,局長出于慈愛,親自出面撮合他跟女科員談情說愛,并且交待女科員,幫助他在工作上學會變通,莫讓人才變成了蠢材。他說,當年的那個女科員跟她長得有幾分相像,只是左臉上有七八顆雀斑——他因為同情局長,又覺得在統計局丟了哲學,能撿到一個生活伴侶也算值得,就跟女科員交往起來。

  他們的交往似乎并不拖拉。他講到那個女科員“幫助”他時,不小心說到天亮時兩人仍在爭論,她即刻問在哪兒呢,他更不小心地說出在他的宿舍……大約由于她太過明顯的氣喘吁吁,他忽然惶恐,耷下頭許久不吭聲。她覺得不該讓他的誠實難堪。在他長吁一口氣時,她便撫拍他的胳膊,綿綿地倚過去,以現實的占有安慰他也安慰了自己。

  那個女科員的失敗是注定的。因為他對統計報告仍不死心,獨自搜集真實數據,又寫出一份更為“縮水”的報告呈交給局長,并恬不知恥地進諫:就像企業做假賬,除了給稅務局看假的,也要留一份真的供內部掌握和分析吧。局長只好對他采取溫和的人事措施——調離。

  他陳述這段往事時,二人坐在漢江出口的右岸。時值初冬,天空凈朗,漢江水清澈寧靜,匯入渾黃的長江后形成一片涇渭分明的水域。那時丹青依然書生意氣,像漢江水不改其志……他們依偎著,面對長江,一點兒不覺得冷。

  另外兩樁戀情是后來分別在兩處講述的。當時彼此正密不透縫地纏綿,對于有損情緒的話,怎么忍心去問去說呢?

  他說,如果離開統計局還屬于調離,后來離開法院就是逃跑。統計局對他“采取人事措施”時,他努力爭取調到了法院。因為法是尊重事實恪守公正的。他惡補法律,很快擔任助理審判員。但是,他發現法院常常要服從“上邊的招呼”。他跟院長一樣苦惱,有時在街頭看到張貼在墻上的布告,覺得自己是那個城市的另一個被告。

  陰郁的日子,他追求一位女律師,希望律師對審判進行矯正和制衡。他以愛律師的激情愛著女律師,他們的戀愛在關于案件與法律的討論中進行。令人沮喪的是,他看出女律師的眸中有一層疊影。女律師有一項業務,逢年過節給法官送禮和請人吃飯(讓他作陪)。他問何必這樣?女律師說:還不是為了讓“天平”向著律師傾斜一點點。他勸女律師以后不要這樣,女律師搖頭:你不能讓我失業的嘛。為了不讓女律師失業,他一并逃離了女律師和法院。

  逃往報社是最后一搏。不料失敗得更加稀里糊涂:他當記者寫揭露的報道,編輯不用,他罵編輯;轉而當編輯,不發吹牛的新聞,主編罵他。他呵呵傻笑,開始打麻將,同時跟兩個女人逢場作戲,其中一個居然是社長的情況,據說早就進過社長的被窩,他也懶得管是不是社長派來的臥底。有一次,兩個女人中的一個在他面前三下五除二地脫了衣服,眼看就要得手,但房門砰的一聲,另一個闖了進來……

  5

  他真可惡!

  她想。

  那時我在干什么呢?

  她又想。

  那時她才14歲……

  6

  是不是可以說,馬小楓是相對純潔的呢?馬小楓最初的愛是她,是她讓他失戀了;他有過一次婚姻,一切不過是外在的物理運動。他說他在一棵歪脖子樹上吊了16年。作為女人,只要不是親眼所見,在她的邏輯里,“有”和“沒有”是指非身體即非物質的那個叫做情感的東西。自從馬小楓跟她商議兩人應當重修舊情后,她便不時妥帖地安撫自己。

  火車在奔跑,窗外流淌著綿延的山峰。

  此時她脫離了他和他,獨自一人,是難得的好處境。何必站在這座山頭眺望那座山上的風景,或者站在那座山頭回顧這座山上的荒涼?她希望這火車向著無限的遠方奔去!

  可是,誰是“那座山”誰是“這座山”?誰是“風景”誰是“荒涼”?現在我是馬小楓的妻子咧。她的胃提示一下。提袋里有出門時馬小楓塞給她的幾支香蕉,她取出來,剝開,一邊吃著,一邊看窗外。景色里的秋黃開始變得青翠,一片紫紅閃過,又一片飛來……那些是花朵嗎?哦,火車已進入南國。她拿著香蕉愣住:如果回到從前,回到江城,如果讓吳丹青和馬小楓站在一起,難道我不會臉頰潮熱地向著吳丹青微笑嗎?吳丹青之前的不可知似乎兆示著他的未來亦不可知,可他身上有一種說不出的東西,那東西是青春的毒藥。

  唯一的問題是年齡比她大了太多。

  爸爸曾經問:曉得他的過去嗎?

  她點點頭。爸爸從此沒再過問。

  爸爸臨終時,吳丹青在飛回武漢的飛機上。

  十年前,她閑在家中帶兒子小寶,有一天姆媽對她說:丹青一個人在外面這么拼,你要學會照顧他咧。母親本是反對過這樁婚姻的。當時她抓住姆媽的手,喜悅得眼淚汪汪。

  可是,一年前姆媽彌留世上的最后時刻,眼前出現的是馬小楓的方臉盤,姆媽詫異地瞪大眼睛,帶著疑惑走了。

  爸爸和姆媽合葬在江城西郊的玉筍山上。

  兩年之前,每逢清明和鬼節,吳丹青都跟她一起上山為父親燒紙。面對悠悠火苗,他是寂寞而憂傷的。看得出,他對于把自己的女兒給了他的逝者深懷情誼。她還閉眼合十地站在墳前,他已坐在荒坡上寂寞抽煙。那時他們還沒有扯皮,她去牽他站起來,他突兀地說:阿露,我一定讓你這一生不為錢發愁!她頓然淚如泉涌。

  今年的清明不同,馬小楓牽著她的手離開父母的墓地下山去,半道遇上了他,他捧著兩束玉蘭花,沖他們禮貌地點頭微笑,擦身而過;快到山腳,她猛然掉頭向山上飛奔。他跪在爸媽的墳前,她站在他的身后,他起身回頭看她,她默然無語。他遲疑一下,擠著臉皮笑了笑,說你先走吧,他在山下咧……

  那一刻,我怎么就循規蹈矩地走了呢?

  20年前跟他認識時,他已在江城闖蕩了五個年頭。他離開M市那家報社時內地還沒有發生“春天的故事”。本來他是要逃往鄂西山區的,聽說那里的人生活在桃花源,到處山青水秀,美麗的姑娘在山泉之畔唱山歌……他撇著淺笑,眼前浮現出自己朝鄂西方向進發的行影。

  可就在這時,一位省報的記者朋友打去長途電話,請他速來武漢解圍。原來,那朋友的一個香港親戚在武漢投資一家飲料企業,因為事業蓬勃,希望“能寫會說”的朋友離職去公司做事,并許諾以高薪,但朋友不愿舍棄公職,又曉得他處境不佳,就向親戚推薦了他。朋友的親戚就是后來的萬老板萬總。萬總見他時,用廣東普通話跟他聊天,不到一刻鐘就邀請他次日來公司上班。他覺得萬總的作風和速度很對胃口,詫然一頓,點了頭。那時也沒有“下海”一說,他于次日逃脫報社,拋棄了擱在體制的柜子里的人事關系……母親哭泣著追趕到江城,他含淚攙扶母親搭上返回的客車。

  五年后他仍是一臉憂傷地說,我必須擺脫,必須投奔自由,否則寧愿死。但他馬上笑嘻嘻地向她敬軍禮:其實我是為尋找你而來的。而今,雖說彼此已勞燕分飛,她卻從來不曾懷疑他的真實與真誠……他有一雙目光深長而憂郁的眼睛,他是那個時代屈指可數的不計后果的冒險者,他在所有庸俗和偽善面前閃光!

  7

  萬總的飲料企業即萬事公司。初到公司那些年他是萬總的助理,又單身著,除了吃飯睡覺,全心都耗在工作上。當時中國市場經濟猶抱琵琶,萬事公司的萬士祺藍罐飲料作為快速消費品,經營重心在營銷環節,但先進的營銷策略在財大氣粗的洋公司那里,萬總和他,一個有眼光缺人才,一個有才華沒經驗,面對市場望洋興嘆。好在萬總是老板不是局長院長社長什么的,不會無聊地為難干臣,由得他毛著膽子闖。

  那些做法今天看來也平常,無非是放下“哲學”的臭架子,去商場(那時還沒有超市)站柜臺,親自賣飲料,向同場競技的敵人(競爭對手)學習,向上帝(消費者)學習,凡事急用現學。不久,他明白了一些道道,著手對萬士祺飲料進行策劃:將產品賣點定為“敗火”(因為國人普遍火氣大);將產品概念定為“本草”,把包裝罐改為黃綠色(以五千年食草文化為背書);將多層代理改為向商場“直供”(縮短營銷通路);向商場“讓利”(贏得“堆碼”支持);采取“高價策略”(產品零售價比競品高出三毛,暗示品質更優);把電視廣告改為“終端促銷”,用“堆碼”和廣告牌產生視覺沖擊,不定期開展抽獎、買贈、折讓等酬賓活動(攔截顧客)。他說:面對洋貨只能“三元里抗英”。果然,“巷戰”立竿見影,大江南北接連掀起黃綠色風暴。后來當其它品牌紛紛效尤時,萬士祺已成為知名品牌巋然屹立在中國市場。

  那年圣誕節前一天的下午,萬事在江城麗江飯店召開一年一度的營銷大會,除了全國各地的經理和業務骨干,總部促銷小姐作為營銷戰略的奇兵也參加了會議。她是被他蠱惑來做促銷小姐的新兵蛋子,坐在會場倒數第一排左首靠邊的位置。他在臺上走來走去講了三個小時。他的記性怎么就那么好,所有數據有整有零。他贊揚成功的促銷案例,也批評瞎搞的促銷。說某商場某一天銷售13222元,促銷花去13001元,剩下221元,當個“二百五”都不夠咧。全場哄堂大笑。他講“巷戰”的意義,號令走“農村包圍城市”的路線,憧憬全國勝利。他笑了,笑過后即刻目光犀利地接著講;大家也笑,笑過后馬上屏息斂氣地聽。他的樣子不太像戰場上的將軍,瘦高、白凈、穿西裝、戴眼鏡,別著普通話,讓促銷小姐們聽著聽著就變成了看著……當時,她特別理解“紅色”電視劇里那些女生的浪漫愛情。

  會后是自助餐,經理們圍著他敬酒,她在遠處看著一堆人,看不見他。晚上,全體返回會議廳唱歌跳舞。他成了一朵花,女孩們像蝴蝶往他那邊飛。他應接無暇,一直應接無暇。她討厭那些同伴,一個個恨不得貼到他的身上去。也討厭他:莫非你就是這樣讓我來證明你了不起的呀?討厭討厭!討厭死了!她在明亮的地方坐著,等他看見,他就是沒有看過來。她一個人去了昏暗的角落。舞會還沒結束,她提前離去,出門時撲通摔了一跤。

  午夜時分,CALL機響了,打開看,是他的短信:在哪兒呢,急!她即刻從家里溜出來,一瘸一拐地奔到廠院的門房給他回電話。他嗔怪她走的時候沒跟他招呼,半夜里一個人回家也不怕不安全。她說見他忙免得打擾。他說,傻瓜,我求你打擾咧!她不吱聲,就想聽他這么說。他說他那樣都是為了工作,責備自己為了工作疏忽了她。她不忍心他繼續自責,連忙打斷:今天你講得真好!他笑:不,時間過了零點,已經是昨天。她說:你知道促銷小姐們怎么夸你嗎?他笑:說我像希特勒還是蔣介石?她咯咯地笑……后來,她指出他的普通話不行,把所有H和F的發音都調換了。他連忙說:是飛(Fei)機起飛(Hui)了嗎?兩人就在電話里呵呵大笑。突然,她看見一輛的士在窗外停下,他舉著手機出現在她面前……

  一連幾天,她心神不寧,當那些促銷小姐動不動就搔首弄姿時,她幻想只有她和他在一起……她的心口怦怦直跳,臉頰發熱。在實習結束回學校之前,她必須比同伴們更騷!

  ……

  劉詩偉,現居武漢,長江叢刊雜志社社長、主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中南民族大學文學院客座教授。1980年代開始文學創作,加入湖北省作家協會。曾供職外資企業和從事企管咨詢。代表作品有長篇小說《在時光之外》《拯救》《南方的秘密》,中篇小說《不知去向的別先生》,散文《種田的祖父》,理論與批評《創作主體的“內在自由”》《追求有深度的文學》。曾獲湖北文學(長篇小說)獎等獎項。

  


 
第二屆廣東省優秀電影劇本開始征集
人民文學出版社70周年社慶征集啟事
“我與《北京文學》”主題征集活動啟事
第三屆草堂詩歌獎啟動,面向全球征稿
征稿啟事|寒假了,可寫的事情還真不少!
《科幻畫報》征稿啟事:我和新年有個約會
海南文學作品專號征稿啟事
北方文藝出版社征稿啦!
公眾號【搖滾客】約稿
文體不限,故事、傳說、傳奇、正史、野史均可
“我心目中的關公” 有獎征文活動啟事
“嘉東糖酒杯”全國原創詩歌大賽開始征稿
《作品》雜志社大學生文學作品巡展征稿啟事”
“文昌”文化全國征文啟事
青年創意家?首屆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征稿公社 今天
“紅色沂蒙 文明臨沂”主題原創作品征集啟事
「夜故事」雜志長期征稿
《貴陽晚報》最新征稿啟事
2019年度十佳華語詩人、十佳華語詩集
第二屆榕書敘事體文學征文啟事
更多...

劉文艷

李犁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永立潮頭的變革家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